为获绿卡假结婚被曝光,连岳母都受牵连局子,这是什么“神操作”?

需要美国法律服务拨打

800·685·6947

2019年11月7日 纽约 阴 | 小纽第1954篇原创文章

本周移民局专门在新闻专区通报了一起婚姻绿卡欺诈案,有趣的是被指名道姓的罪犯玛丽莲(Marlilyn Godshall)并非是制造这段虚假婚姻的当事人,而是涉案当事人美国公民的母亲,她因在绿卡申请过程中提供了虚假陈述而被定罪。

这通罕见的通报有很强的“杀鸡儆猴”警示意味,婚姻绿卡造假的案子我们没少听说,但多少人意识到了“为了协助移民申请人成功获得绿卡提供不真实的证词也会引火上身”?

一段混乱的“三角恋”

今年前北卡警方破获了一起毒品制造案,警方在一处民宅发现了一个小型冰毒制造窝点,玛丽莲的女儿梅丽莎(Melissa Godshall)正是被抓的制毒师之一。

△Melissa Godshall近照,版权属于原作者

随着警方对案情的不断调查,他们发现原来梅丽莎不仅只是制毒、贩毒这么“简单”,她在与丈夫莱万(Levan Lomtatidze)保持婚姻关系的同时,还有位正牌男友罗伯特(Robert Kennerley),令人意外的是梅丽莎与正牌男友还住在一起。

这到底是一种什么的混乱关系?

原来早在2015年梅丽莎就与男友罗伯特是一对恋人,当时两人穷困潦倒、没有工作,生活来源全靠沿街乞讨。

2015年的一天,梅丽莎与罗伯特正在北卡Granville County附近的公路上讨钱时,有个陌生男子走过来询问梅丽莎是否愿意“做笔生意”。这名男子提出的“生意”就是假结婚:收钱与外国公民结婚、再帮这位外国公民假配偶办理绿卡。这名男子名叫拉西莫夫(Tojiddin Rahimov),是一名已经加入美国国籍的塔吉克斯坦移民。

对于没有工作、整日以乞讨为生的梅丽莎来说,拉西莫夫的提议简直就像天上掉馅饼,她很快同意接下这份“工作”。来自格鲁吉亚的莱万正是梅丽莎的假结婚对象,作为报酬莱万将向梅丽莎支付1.2万美元,并为梅丽莎提供住房及以及一辆林肯轿车。

2015年5月,梅丽莎和莱万就在当地注册结婚,在市政厅举行仪式时也全程符合法律要求,罗伯特成为了结婚仪式的合法见证人。之后莱万在北卡Raleigh租下了一栋房子,每月$1,250租金由莱万支付,与这对假夫妻一起入住的还有正牌男友罗伯特。

于是这三个人就这样相安无事地生活了几个月,这期间这笔交易迎来了最重要的环节,梅丽莎以美国公民身份为莱万提交了婚姻绿卡申请,神奇的是两人居然通过了移民局的婚姻绿卡面试,2015年11月莱万搬家去了旧金山定居,很快莱万被授予了两年有效期的“有条件”临时绿卡。

莱万搬走没几个月,当地警方就破获了梅丽莎与罗伯特运行的冰毒制造窝点,两人因制毒罪被定罪判刑,梅丽莎被判入狱服刑四年。

在梅丽莎服刑期间,莱万需要递交临时绿卡转永久绿卡的申请,于是2017年9月梅丽莎的母亲玛丽莲出具了一份支持信,以证明梅丽莎与莱万的婚姻“幸福且合法”。

但几乎就在同时期,梅丽莎和罗伯特分别向执法人员坦白了他们参与的婚姻绿卡骗局,据罗伯特介绍当时的中间人拉西莫夫还曾向他介绍了一单生意,以2万美金为报酬与一名乌克兰女子假结婚并为她申请绿卡,后来这次交易并未成功,拉西莫夫之后曾威胁罗伯特如果他敢说出去就“杀了他”。

当事人把什么都交代清楚之后,莱万这些年花费的几万美金也全部付之东流,本来以为自己就这样在美国安顿下来了,结果换来的却是一张单程回国机票...

最终,2019年8月梅丽莎与莱万两人因串谋婚姻绿卡诈骗罪被判刑,梅丽莎被判服刑4个月,莱万被判驱逐出境。而正牌男友罗伯特和当年牵线搭桥的中间人拉西莫夫的婚姻绿卡诈骗罪名也被判成立,目前还在等待宣判刑期。

而玛丽莲也因为自己协助教唆欺诈、提供虚假陈诉认罪,被法官判处12个月缓刑。

假结婚者讲述亲身经历

一提到假结婚办绿卡,许多人的第一反应就是投机取巧钻法律空子,大家也会好奇:素未谋面的两个人到底如何营造出你侬我侬的甜蜜气氛从而获得移民官的最终信任?利益驱使下的逢场作戏难道就不难了吗?

之前有美国记者找到了一位外籍移民,她选择用匿名的方式讲述自己拿到婚姻绿卡的故事,她自己每一天都活在自己欺诈历史被发现的恐惧之中。

她找人假结婚的初衷十分简单:

就是想要继续留在美国!

考虑假结婚之前,这位受访者已经长时间逾期滞留,未来将面临10年禁止入美的结果,所以她的移民律师给了她两个选择:要么离开美国,要么找人结婚拿绿卡。在她看来婚姻绿卡成为了她解决身份问题的唯一途径。

经朋友介绍她遇到了Joe。Joe个子不高长相平平,完全不是她的理想型丈夫,等她提出自己的明确意图后,不知是$12,000的报酬太诱人,还是Joe根本不担心假结婚的潜在风险,他们俩“一拍即合”。

随后她开始着手准备他们的申请材料,开通了两人联合的银行账户,办了电话套餐,搬到了一起,缴纳了各种水电账单。除此之外,她还在Amazon上给自己买了个戒指,问朋友借了条毕业舞会时穿的白裙子,在她阿姨家草草完成了两人的婚礼。

为了让照片看起来“幸福甜蜜”,俩人在婚礼上开着不着边际的玩笑,俩人虽然像朋友般无话不谈,但却并没有擦出爱情的火花。

为了通过婚姻绿卡面试,他们早已将对方的童年趣事、过往经历、未来展望牢记于心。在参加面试当天,为了壮胆两人在进入面试大楼之前还喝了一杯。

“你们每天谁倒垃圾?”

“你睡床的哪一侧?”

“上周五晚上,你们晚餐吃了什么?”

果不其然,面试中迎接他们的是移民官一连串猝不及防地花式提问,但好在俩人早有所准备,最后移民官慢慢靠向椅背,眼神望向Joe,问他:“你觉得你们婚姻生活怎么样?”

Joe吞吞吐吐地说:“老实说,并没有我想的那么容易...”

移民官听完后,犹豫了片刻,按下了通过考核的印章,并说道“一般一眼看穿的假夫妇并不会得出这样的结论。恭喜二位,欢迎来到美国!”

那天是他们两人最后一次见面。

这几年美国公民为外籍配偶申请绿卡的审理时间越来越长,说明整个审核更注重材料的细节以及婚姻关系的真实性,使得申请人和移民局陷入长期拉锯战。

在警惕的移民官眼里,美国公民和外国人的婚姻似乎都不是以爱情为基础的,外籍配偶好像都是为了绿卡才与美国公民结婚。”戴着有色眼镜”的移民官在进行婚姻绿卡面谈时,首要任务就是查证双方当事人之间的婚姻关系是否真实。

一名前移民官曾经在接受采访时介绍:“大约有30%到50%婚姻绿卡申请可能都有端倪,需要再三斟酌、仔细审核再作定夺。”移民官往往都会预设每一对申请夫妻都存在欺诈的可能,而夫妻间的默契和互动是打消移民官疑虑的关键所在。

打击婚姻欺诈,关键靠得还是移民官的辨识经验。即使出色回答了移民官的所有问题,移民官也可通过自由裁量权,最后决定是否签发这份婚姻绿卡申请。

一旦被移民官认定是婚姻欺诈,这些明知故犯、以为凭借小聪明钻了法律空子的假夫妇可能被控以联邦重罪,或将面临最高5年的监禁及$25万的罚款。

老岳母因为女儿的一段假婚姻也受到牵连差点锒铛入狱,这件事给所有人都提了醒,直接参与移民申请造假是万万不能的,但间接提供假证词也可能构成协同犯罪。以后再有同学朋友请你在移民申请中提供帮助时,本着为对方为自己负责,我们都应该了解真实情况避免踩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