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下的"双城记"— 纽约 VS 旧金山,为何差距那么大?

撰稿 Taola | 排版 Ziyan | 校对 Ac

纽约和旧金山,分别位于美国的东西海岸,同样是两个人口密度极高的城市。在疫情最开始的时候,甚至很多人都觉得,这两个城市将会有类似的命运,但现实却令人震惊。

纽约大规模爆发疫情,医疗资源崩溃、死伤惨重;而另一边的旧金山疫情却早早得到了控制,病毒传播曲线相对平缓,如今湾区9县都已经进入或准备进入重启阶段。

那么,究竟为什么两个城市的差异会如此之大?ProPublica最近独家采访了旧金山市长Breed,为我们揭露了一些耐人寻味的真相。

01

提前准备 VS 不当回事

旧金山市长Breed告诉ProPublica的记者,早在一月份的时候,她每天都接到市公共卫生主管Dr。 Grant Colfax的简报,她越来越担心旧金山会遭受到病毒的袭击,因为旧金山是全美华裔人口数量最多的一个城市。

1月27日,Breed宣布启动了紧急行动中心,该中心将医生和紧急响应人员配对,以便识别并响应该市对医院及个人防护用品的需求。比川普1月31日下令暂停往返中国旅行还早4天。

旧金山市长London Breed

2月25日,因为看到附近的Santa Clara县不断增加的病例报告,Breed当即宣布旧金山进入紧急状态,而这个时候旧金山甚至没有一例确诊病例。

与此同时2月26日纽约的新闻发布会上,纽约市长白思豪轻描淡写地叙述了这个病毒,即使纽约市卫生官员反复建议要加强重视,但市长并没有放在心上。“这是一个糟糕的新闻发布会”,纽约市卫生官员表示,“我不知道应该说什么了,我们每一条想要传达给公众的信息都希望能通过他(市长)传达,但市政厅根本没有重视卫生部门的建议”。

纽约州州长Cuomo(左)和纽约市市长白思豪(右)

3月1日,纽约出现了第一例确诊病例。讽刺的是3月2日,纽约州长Cuomo还曾自豪地表示,多年来的布局纽约州已经能够成功面对各种健康恐慌,“我们已充分协调动员起来,做好了充分的准备,以应对事态的发展”。

02

严格“居家令” VS “没有隔离计划”

3月6日,旧金山市长Breed发布了一项命令,建议60岁以上的人尽可能呆在家里,并且要求雇主取消不必要的旅行。5天后,市长禁止超过1000的人聚会,此后的2天,聚会的规模减少到了100人。

随即,Breed向州长Newsom写了一封信,要求关闭旧金山这座城市(Newsom曾任旧金山市长),Newsom回信表示赞同。3月16日,旧金山的确诊病例不到40例,Breed颁布了居家令,禁止除了基本活动和户外运动之外的一切外出活动。“我真的觉得没有更好的选择了”,Breed表示。3天后,Newsom对加州其他地区也采取了相同的措施。

3月18日的旧金山街道

Breed在发布居家令之后立刻将这份文件转发给了纽约市长白思豪,她认为这会对纽约有所帮助。白思豪将这份文件交给了纽约州长Cuomo,却得到了Cuomo的嘲笑,“真危险,只能吓死人,居家令听起来像是对核泄露的反应”。

并且Cuomo表示,纽约州只有他一个人有权利颁布居家令这项措施,“没有州批准的情况下,该州的任何城市都无法隔离自己”,他对白思豪提出的纽约居家令表示,“我没有计划隔离任何城市”。

6天后的3月22日,Cuomo在确诊病例每三或四天翻一倍的压力下,宣布关闭了纽约州。但病毒已经开始在纽约州蔓延,截止至5月15日,纽约州共有近35万新冠状病毒确诊病例,死亡近2.8万人,占美国总数的三分之一,光纽约市就有近2万人死亡。而加州的确诊病例约75,000例,死亡约3000例。

《纽约时报》4月的一篇评论中,两名专家就表示,如果纽约提前一到两周实行社交远离政策,死亡人数可能会少一半。而纽约市卫生局前局长Dr。 Tom Frieden也曾发文表示,“几天以前,那么多死亡本可以避免”。

尽管现在纽约州长Cuomo因为不停怼川普成为了媒体的“宠儿”,但仍然不能磨灭他在疫情最开始时的轻慢态度是导致纽约疫情爆发的原因之一。

关闭后的时代广场

03

同一份试卷,两种答案

哈佛大学流行病学教授、传染病动态中心主任Marc Lipsitch创建了美国最早用于观测新冠状病毒大流行的建模工具之一,纽约的市政府和州政府官员早在2月份的时候就可以查询使用。

该模型显示了,到四月中旬,纽约几十个病人能产生10万多例病例,与目前发生的现实状况非常相似。Lipsitch表示,“对于决策者来说,他们想要预测事态发展,几乎都要依靠模型,但之后做怎样的决定,就要看他们的责任心了”。

旧金山市长很快就发现,如果通过确诊病例的数量来推动政策,那就太晚了。可用的测试太少了,他们将永远无法准确捕捉病毒扩散的情况。而纽约则恰恰相反,他们看到了上升的数字才决定行动,显然已经来不及了。。。。。。

巨大的病患数量导致医院被挤爆,直到3月16日,Cuomo才组织了一个工作队以规划更多的病床,并要求在24小时内容纳病患人数增加50%。

04

民众的自觉抗疫

除了政府的行动力,民众的态度也非常值得思考。与纽约相比,旧金山的普通居民对于疫情早早就有了警惕,可以说,旧金山湾区及整个加州的居民应该是全美最先对疫情有反应的人。

人们开始第一时间储备防护物资及食品。位于硅谷的一些科技公司例如苹果、Facebook、谷歌、微软等从3月份开始就要求员工在家办公。Facebook更是早早宣布,取消原定于5月举行的开发者大会。

相比之下,纽约的居民似乎对病毒并没有那么重视,3月30日当海军医疗军舰抵达纽约时,成千上万的居民出门观看这艘医疗军舰,纷纷拍照留念,气得市长直跳脚。

05

进入重启阶段 VS 重启一再延迟

今日,旧金山与湾区其他几个县一起进入了重启经济第二阶段,市长Breed表示,目前正在制定关于餐厅和体育馆的开放计划,但暂时不允许这些“高风险”行业在第二阶段开放。

而纽约的开放计划从5月15日延迟到了6月13日,州长Cuomo颁布了7大指标,只有达到这7项指标才能开放,目前纽约市只满足了其中的4条,何时能够重启经济目前尚不可知。

美国实时疫情:

你赞同以上的分析结果吗?

还有什么原因导致了不同的结果?